涂传现的个人保险咨询 保险加盟热线:4006-779-889
个人信息 更多>
涂传现 
预约咨询
执业证号:00001831000000002020106177
所属机构: 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所在地区: 上海市 上海
关注我:
微信
涂传现的名片
轻松存手机
资讯详情
互助平台关停潮背后的“身份危机和难赚钱”
2021-04-09 来源: 沃保网 浏览: 3

  百度灯火互助、美团互助、轻松互助、水滴互助等平台或是关停或是宣布终止原先的互助计划,似乎预示着网络互助行业进入低潮!下面小沃就来聊聊互助平台关停潮背后的“身份危机和难赚钱”,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多多留意。

互助平台关停潮背后的“身份危机和难赚钱”

  据了解,2020年8月,百度的灯火互助关停;今年1月31日,美团互助宣布关停业务;3月24日,轻松互助宣布关停互助业务;3月26日,水滴互助称,终止原先的互助计划,但健康保障不会停,平台原来的互助会员们将得到为期一年的免费水滴健康险。

  对此,水滴公司一位知情人士称,“我们主动做的服务模式升级,现有的互助计划终止,用商业保险和健康服务来升级会员的保障,这也是个好事。”至于互助业务赚钱否,其称“不赚钱,互助这个业务是很难单独运营的,能持平就不错,只有互助和保险结合起来才行。”

  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导致各大互助平台关停的原因不外乎两方面:一是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二是互助业务本身不赚钱,平台选择关停也是出于自身业务发展的考虑。

  身份危机?

  有业内人士认为,水滴公司关闭互助业务,或是为IPO扫清障碍!水滴公司一位内部人士则表示,“能不把这事和上市掺和到一起么,因为这个说法略显无稽,虽然听起来像那么回事”。

  水滴公司CEO沈鹏曾发布内部信称,“网络互助毕竟不是保险,未来仍然面临未知和不确定性。最近这2年,各种普惠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也不断出现,用户有了更多选择,‘保大病’也在向‘保健康’的方向发展,我们相信是时候对业务进行调整和升级,为用户提供更全面、更稳定、更有价值的服务。”

  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监管层面已经逐渐认识到互助市场的重要性,开始对市场进行监管,这也导致市场上没有持牌的机构出现了运营危机。

  据了解,去年9月,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发布《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其中提到,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不过,水滴公司合伙人杨光则称,“说网络互助是非法经营,这其实是误读。该文章表述的是网络互助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网络互助平台属非持牌经营。文章提出的政策建议和工作措施并不是将网络互助作为非法商业保险活动进行打击,而是需要适时完善保险监管政策,做好消费者权益保护。水滴互助的会员公约主要适用于《民法》《合同法》,并不是非法经营。”

  互助不赚钱?

  实际上,互助业务作为各平台重要的获客手段,曾经历过“高光时刻”。2019年,我国网络互助平台的实际参与人数为1.5亿人,约占全国人口的1/10。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底,我国已有大约3.3亿人参加了网络互助,累计互助金规模约92.39亿元,每5个中国人就有1个人加入网络互助计划。预计2025年参与人数将达到4.5亿,覆盖中国人口的32%,形势看起来一片大好。

  以轻松筹为例,2018年3月,轻松互助会员数量突破33万,累计发放互助金超过1.1亿元。据了解,轻松互助在2016年4月上线,用户健康时,预存10元加入互助,成为互助会员。如有会员生病,轻松互助平台就会直接从这10元里扣取用户需要均摊的费用,帮助生病的用户渡过难关。即“一人患病,众人均摊救助金”。

  然而从现实来看,网络互助的用户正在流失。今年以来,轻松互助的参与人数连续下滑,截至3月,轻松互助平台的参与人数从2020年末的1800万人降至1735万人。相互宝的互助分摊人数则从2021年1月的10101万人降至3月第一期的9593万人,两个月分摊人数缩减了637万人左右。2020年关停的百度灯火互助,便是由于用户人数不足50万人,分摊风险过高导致关停。

  对此,财经评论员谭浩俊指出,互助业务可以扩大平台的用户量,但是如果互助业务没有达到盈利的水平,用户增长也遇到瓶颈,那互助平台就没有多大意义了,所以有些互助平台取缔了是有原因的。

  据了解,即使互助平台收取6%~8%的管理费,也难以盈利,能勉强达成盈亏平衡已属不易。

  比如,相互宝3月初亦发布公告称,平台上线两年至今仍未能实现盈亏平衡,目前维持平台运转的唯一收入来自成员分摊8%的管理费。其中,2020年41%的管理费用于互助案件的实地调查,38%的管理费投入到了技术研发和实践。

  而水滴互助的杨光亦表示,水滴互助上线以来,水滴公司对互助业务并没有盈利方面的目标和要求,他们认为互助的核心价值是为用户提供一种高性价比、补充性的保障方式,同时普及保障知识,提升保险意识。

  “水滴互助平台自身的收入来自均摊互助金的管理费,用于支付互助案件调查和日常服务运营成本,本身是一项很难盈利的业务。水滴互助上线近5年时间,整体虽然是亏损状态,但一直得到来自母公司水滴的稳定资金支持,水滴公司主要依靠保险和健康服务获取商业收入,此前水滴互助并不存在资金紧缺的情况。另外,水滴互助计划本身的运营一直是非常健康稳定的,并不存在外界猜测的逆向选择风险增加和均摊金额大幅波动情况,过去12个月各个互助计划的均摊金额一直保持较低水平。”杨光说,之所以对服务模式进行调整和升级,是为了给用户提供更全面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此外,轻松互助官方称,关停后将进行最后一次均摊,会员们的健康服务权益继续保留。美团互助则承诺将返还往期分摊费用。对于在关停前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只要在规定时间内提交申请,美团、轻松、水滴互助均将继续提供合理的互助金妥善救助。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则认为,从未来整个市场发展趋势的角度来看,整个中国的互联网互助平台应该会呈现出二八分化现象,小的互助机构会逐渐退出,只有真正顶尖头部的互助平台,有可能拿到最终的保险牌照,成为合法的互助机构。而对于没有持牌的互助公司,将会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市场所淘汰,所以对于每个人来说,大家都要看一下自己所购买的互助到底合不合适,是不是存在风险,如果有风险的话尽早退出还是比较好,在这个时候通过一定的商业保险来达到互助的效果可能才是最好的选择。

Copyright ©2008-2021 厦门诚创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平安保险
闽ICP备08003619号  网站管理 客服热线:4006-779-889

196162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

马上
提交

扫一扫微信留言

196162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

SS